淼冉

【锤基】平行宇宙(三)

我又表脸的回来了,带着我的渣文。
前两篇热度并不高,但是由于我对锤基的热爱与想写一些背景为古代的文的决心,我又码了一篇。
还是请大佬们多多顶顶啊,鼓励鼓励鼓励作为新人的我吧。。。(稚嫩的小手瑟瑟发抖)

预警:
1.洛基与平行宇宙的自己交换身体,在平行宇宙里洛基名为洛熙,是一个青楼名妓(没错,性转)。
2.索尔与平行宇宙的自己交换身体,在平行宇宙里索尔名为丁大锤,是京城第一恶棍(有钱任性)。
3.洛基穿越一天,次日洛基不穿越,索尔穿越,第三天索尔不穿越,洛基穿越,以此类推。
4.洛基的宇宙里洛基是坏人,而洛熙的宇宙里索尔是坏人。所以会产生反差萌啦~

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吧,我会努力的。

前文: 01         02

本文:
平行宇宙(三)

    一束晨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打了进来,照到了床上。
    洛基睁开眼睛来,发觉自己已经回到了现代中庭,不由得长出一口气。他刚打算下床,手却碰到了另一个人。“别吵!”被窝里传来索尔雄厚的声音。
    洛基惊地坐起,涨红的脸上满是愤怒之情。你小子竟敢跟老子同居?他把怒气全都撒在了手掌上,“啪”的一声,干净利落。“臭流氓!不要脸!”
    “几两银子雇来的廉价女人竟敢打老子?你丫的不想活了吧!”索尔气得从床上蹦起,对着洛基就是一巴掌。
    洛基捂着脸,委屈地看着索尔。眼前这个人虽长得像哥哥,性格却完全不像。在记忆中,哥哥从没有这么蛮横无理过。“哥哥?”“谁丫的是你哥哥!你个臭婆娘最好早点滚蛋!”
    难到自己刚刚穿越回来,索尔和那个世界的索尔就穿越了?
    所以这个人又是谁?洛基捂着火辣辣的脸想。
    “索尔”也发现洛基并不是陪自己过夜的人,而是一个一米八八的汉子。“你是谁?”“洛基。”这个人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洛基,发现这个人竟然长得跟洛熙一模一样,“你是洛熙的哥哥吗?”
    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洛熙。索尔是我哥哥,他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你。现在你和他都穿越了,在你那个世界呢,索尔正在用着你的身体。”
    “索尔”越听越迷糊,但房间的摆设告诉他一个事实——自己确实是穿越了。
    “索尔是谁?”
    “雷霆之神,万神之父奥丁的儿子,我的哥哥。”
    “听起来不错,那你呢?”
    “洛基,诡计之王。”
    “至于我,我是丁大锤,全城最有钱的丁家的独子,人送外号‘金毛犬’,是出了名的恶棍头子。”
    哼,真是诚实。洛基鄙视地看了哥哥——此时应叫丁大锤——一眼:“坦白地跟你小子讲吧,昨天我和洛熙互换了身体,今天轮到你们俩了。你在这里是有威望的雷神,我警告你,千万不要干坏事让我哥背锅。为了不让蝼蚁们发现异样,从现在开始我们以兄弟互称。”丁大锤刚想反驳,看到洛基不容置疑的紧皱眉宇,默默地把话全都吞进了肚中。
    什么事啊!丁大锤心说。
   
  
    洛基回到房间,见桌上放着摊开的笔记本,便将昨日洛熙留下的问题一一解答,并在“我用了你的身体在大街上哭,你会生气吗?”下用笔狠狠地把“会”描了好多下。MD,这小样竟然在大街上哭!现在全城都看到了我像只小猫咪一样的样子,我的声望就这么没了!
  
“哥哥。”
    “什么事,弟……弟弟?”
    “我带你去见见复联的人,就说你失忆了。我还要顺便问问昨天的情况。”
    洛基抄起丁大锤的手就走,一到大街上,就听见人们对他议论纷纷。“那不是洛基吗?”一个人喊道。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洛基,与平常不同的是,这次众人不是怀着厌恶的目光,而是好奇的目光,像观摩动物园的熊猫一样。洛基浑身不自在,连走带跑地冲进史塔克大楼。
    “什么事?”沙发上的托尼晃着杯中的咖啡,悠闲地转过头,见来者是洛基,立马换上一副戏谑的表情,扔来一份手边的,刚刚看完的报纸:“刚想找你呢!自己看看吧,你可真能耐!”
    洛基单手接过,报纸上还有托尼手掌的余温。
只见头条上赫然写着:“震惊!邪神洛基疑似脱胎换骨”副标题是:“当街与雷神示好,竟在雷神怀里哭泣。”旁边还配了一张图,模糊的色彩与并不精妙的构图表明这是一张抓拍照。只见雷神与一个着黑衣者抱在一起,洛基确认再三,那就是他。
    “所以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托尼问道。“没事没事。”洛基也顾不上索尔失忆的事情了,他一刻都不想停留,拉着哥哥就往家走。“让我们好好谈谈,这洛熙到底是何方神圣!”洛基怒吼。

    经过一番交谈,洛基了解到,洛熙是快活阁中的史诗级人物。当初老鸨在山中寻到一个哭泣的女婴,见她长得水灵,寻思给自己的儿子洛冬当个童养媳,就把她抱到家中抚养。这么多年来,洛熙落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美女,快活阁也因她一跃成为全京城最有名的青楼。
洛基呆呆地坐在床头。虽然洛熙长得好看,但是她怎么就偏偏是个青楼女子呢!

    洛熙在经历了一天奇怪的穿越后,满意地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房间里。
    一袭黄裙,一抹红绳。她推开房门,准备迎接未知的一天,却见老鸨一脸的复杂。
    “熙儿,你是不是病了?”老鸨有些焦急,“你昨天有些异常,表情有点阴森哎!”完了,洛熙心想,要露馅了,忙道没事,接着便开始了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天。

    另一边的索尔却没有这么幸运。
    早晨醒来时,他发现旁边躺着一个女人,惊地跳起。莫非是昨天喝多了,睡了一个女人?索尔马上制止了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。
    接下来的一幕就更另他惊讶了。几个女人走进房间,开始服侍索尔穿衣服,帮他理床铺。这待遇,怎么跟个少爷一样的!索尔又是惊慌,又是不知所措。
    “请问这位姑娘,你是谁?”索尔尽量保持镇静,对一个女人说。可是那个女人像触了电一样地躲到一旁。要知道,在进丁家的大门前,她可是听惯了丁大锤的坏话了。在再三确认索尔确实没开玩笑后,她答道:“小人是您的仆人。”说完便把脸转向一旁,不与敢索尔眼神相对。
    索尔一脸懵逼,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,自己穿越了,成了这个不知是何方神圣的小少爷。
    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自己来。”索尔道。那几个女人心想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今天咱小少爷怎么这么好,便一股脑地出了房门。准确地说,是逃出了房门。
    索尔迟钝的大脑此时在高度运转。昨晚自己迷迷糊糊地跟洛基睡了,今天在床边的怎么是个女人呢?哦对了,昨天晚上洛基好像问了我些什么。是什么呢?好像是关于我先前做到的匪夷所思的梦的。他好像还说……我梦中那个瘦弱的女子……是他!
    索尔恍然大悟,一拍大腿,猛地蹦起。昨天洛基和这个世界的自己穿越了,那么今天自己穿越到了同一个世界里了。一时间,昨天洛基的异常行为、晚上说的奇怪的话、今天早上的奇怪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了。原来昨天不是洛基变了,而是根本就不是一个洛基!
    那么也就是说,洛基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女生喽!索尔对此感到新奇与激动。可是我呢?我是谁?
    索尔走出房间,眼前的繁华却着实让他吃惊。金碧辉煌的大厅富丽党皇,处处饰以珍珠、玛瑙、琥珀犀角、象牙等物,金碧辉煌,宛如神宫仙殿。要说与阿萨王宫的区别,就在于这里有两排林立的侍女,手捧各色点心,静候索尔用早餐。
    索尔真的下了一跳。虽然自己是阿斯加德的王子,从小就受着王子的待遇,但是远不及这被众人服侍的奢华。索尔只觉得浑身不自在,在侍女们的服侍下无声无息地吞咽完了自己被精心准备过的早餐。
用餐完毕后,索尔独自坐在一把椅子上,两眼呆呆地望着金子做成的狮头门把手,试图适应自己的新身份。
    “大哥,咱哥几个出去玩吧!”说话的是一个刚闯进来的男子。他年纪看起来跟索尔差不多,穿着黑色大袍,脸上带有一股傲慢,还有一股小混混的猥琐。索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。自己正闷呢,这老兄来这么一出,也算是正和了自己的意。“好啊,咱走!”索尔说着跟着他出了家门。
    京城的街道上充斥着喧闹的人流,索尔与那个黑衣少年坐在豪华的马车里,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“二狗,咱去快活阁!”黑衣少年对仆人装扮的车夫说到,“今日个咱去那儿嫖一嫖。”
    车夫熟练地抄着近道,看来是经常去那所谓的“快活阁”了。索尔眉头一紧,但一言不发。
    马车停在了一栋富丽的楼前,只见大门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:“快活阁”。
    门前涌动着人群,仔细观察,不难发现他们都是一些有钱的公子哥。索尔下了马车,很轻松地混入了这个“贵族圈”。
    索尔还没有想清楚这是什么地方,就已经被黑衣少年拉进了楼里。
    楼里都是貌美如花的姑娘,穿着纱制的衣服,期待地看着进来的客人,等待被挑选。“呦!哪阵风把您丁公子吹来了?来来来,选一个看的顺眼的吧。”老鸨上前迎接,看到索尔像捡到宝了一样。
    索尔总算明白了,这合着是一青楼!
    正当索尔不知所措的时候,他注意到了一个人。
    那是一个穿着黄衣的女子,坐在红纱之后,此时正用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索尔。红色的屏障使索尔不能很清楚地看见她的面孔,但是隐隐约约的轮廓让索尔想起了  一个人。
    “洛基?”
    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。

评论

热度(6)